Back

從前有個社工叫郭家輝

社工郭家輝 社工辛酸史

郭家輝是一位在香港從事社工工作的專業人士,他對於社會郭家輝是一位在香港從事社工工作的專業人士,他對於社會福利的熱忱和對弱勢群體的關懷使他在這個領域備受敬佩。然而,在香港這個高度發展的都市中,社工面臨著眾多的挑戰和困境。

香港社會存在著嚴重的社會經濟不平等,這導致許多弱勢群體處於困境之中。社工郭家輝常常面對一些家庭貧困、移民安置以及情緒困擾等問題,有時候會讓他感受到無力感和壓力。其次,香港社會的節奏快,人們生活節奏緊湊,社工的工作壓力也因而增大。經常需要與不同的專業單位和政府部門協調合作。這使得郭家輝需要保持高效率和良好的應變能力,這對於社工而言是一大挑戰。
社工辛酸史

駐校社工難食飯

在小學駐校社工的工作中,午餐時間變成一種奢侈,而這種情況並非獨有,只是大多數人沒有想到會發生在我們身上,特別是小學駐校社工。小學生需在校內用餐,而社工因此成為午餐時間的監管者。這帶來了一系列挑戰,如學生情緒波動引起的餐桌事件,或特殊需要學生在洗手間逗留,需要社工應對。這使得原本有半小時的午餐時間縮短,帶著社工面臨各種突發狀況的困擾。

 

仲俾人話無返工

在學校工作,社工有時會被形容為「失蹤」,其實是因為工作太多而無法被找到。社工可能在支援老師、進行小組活動、參與會議、協助學生等各種工作中,不是真的失蹤。這使得社工成為學校內多角色的扮演者,不只是輔導員,還包括主任、校工、老師、活動助理等。這樣的多角身份讓社工無法被簡單定位,但也是為了全方位輔導學校的需要。

 

家長矛盾

家長向學校社工求助,反映孩子在家中的行為問題。但有些家長實際上只是想讓我們明白孩子的行為問題有多嚴重,然後期望我們去教訓孩子。如果我們直接指出是家長的管教問題,並邀請他們合作好好教育孩子,他們通常會感覺我們不理解他們的困難,也沒有能力幫助他們解決問題。同樣的情況也可能出現在老師身上,因為有些人一開始就期望社工能夠解決問題,而問題的出現可能是由當時的人際關係和互動引起的。除非當事人自身改變,否則沒有人能夠改變這種關係和互動模式。

全方位社工

在學校裡,你會看到社工不斷地接待家長和學生,同時向不同的老師提供班級經營和學生輔導的建議。他們也經常向校長提供學校管理、校園文化經營的政策建議。此外,你可能會發現社工在上生命教育課的同時,還會協助處理各種事務,包括看管家長遲來接學放的學生、製作壁報、撰寫計劃書和檢討報告、在貨倉執拾物資,甚至計算義工時數⋯⋯對了,在某些學校,社工就是一位多才多藝的雜工。

 

工作量與資曆不合理

經驗豐富的社工在小學駐校的比例卻是極為有限的。原因何在?這是因為教育局給予學校的輔導人員津貼是一筆固定的金額,除了大型學校相對擁有較多津貼,能夠請到半位輔導人員外,基本上所有學校都須依循相同的標準津貼。聰明的讀者可能立即想到,這必然衍生出省錢的契機。對,對於年資較長的同事,似乎成為了裁員的對象!在沒有前輩指導的情況下,筆者實在難以想像一位新畢業的駐校社工如何能夠憑藉單一力量應對各種學生和家庭問題,更別提近年受到廣泛關注的學童自殺問題。

縱使重重困境社工郭家輝仍然努力克服

社會上對社工的理解和認知也不夠,有時候郭家輝會遇到一些對他的工作不理解的情況。社工的工作往往是看似不起眼但卻極具挑戰性的,這需要更多的社會理解和支持。郭家輝注重與同事的合作和團隊精神,共同攜手應對工作中的種種挑戰。這不僅增強了工作效率,也讓他在困難時得到支持。他努力提高社會對社工工作的認知。他積極參與社區活動,與居民建立信任關係,並向大眾宣導社工的重要性。這種努力有助於促進社會對社工工作的理解和支持。

 

社工郭家輝的社工人生

透過機構的不同計劃,郭家輝與家庭治療師等跨專業人士合作,共同介入吸毒者家庭,陪伴他們重建家庭。這不僅是工作,更是一種對生命的奉獻。郭家輝投入工作,全情投入,即便當年他的妻子懷孕7至8個月時,也曾試過在街上拖著一名吸毒女生,四處走訪戒毒院舍。他比誰都更為擔心自己的服務對象,但他的專業和奉獻感動了吸毒女生,讓她下定決心戒毒。吸毒女生後來在院舍認識了另一半,並計劃結婚。郭家輝為這對情侶進行了婚前輔導,使他們更清楚婚後可能面臨的挑戰。

助人自助

同時,吸毒女生對社工工作產生了興趣,希望用自己的經歷來幫助他人。郭家輝鼓勵她透過進修成為社工。這位吸毒者經歷了從吸毒者到戒毒者,再到當媽媽的轉變,最終成為一名準社工。這一切對郭家輝來說都是神奇而感人至深的經歷。郭家輝期待著這名由吸毒女生轉化成為準社工的個案,深信生命的影響力會引發更多生命的改變。對他而言,社工是一份需要耗費時間和耐心的工作,特別是在戒毒服務方面。他分享了另一個故事,有次進行家訪時,一位吸毒者的女兒向他求助,這觸動了他對相關個案問題的關注。郭家輝提供了戒毒服務,安排心理學家跟進小女孩的情況,同時引入團隊和適當的計劃,以協助這個家庭。在工作中,他體會到人生無常,並強調平衡樂觀和現實的態度。他相信只要有希望,凡事皆有可能改變,而社會工作正是幫助人尋找出路的重要專業。